自由容器

品鉴汝窑: 纵有家财万贯,不如汝瓷一片

“汝、钧、官、哥、定”是我国五大名瓷,汝瓷在中国陶瓷史上素有“汝窑为魁”之称。因产于汝州而得名,汝瓷的基本鉴别方法,从传世品看,汝瓷敛口碗一对, 此汝瓷为宫廷御用。

主要有五大特征;

一、胎色:汝瓷胎质细腻,胎土中含有微量铜,迎光照看,微见红色,胎色灰中略带着黄色,俗称“香灰胎”,多见汝州蟒川严和店、大峪东沟,汝州文庙、清凉寺等窑址;汝州张公巷汝窑器,胎呈灰白色,比其他窑口的胎色稍白,是北宋官窑的主要特征。

二、釉色:汝瓷为宫廷垄断,制器不计成本,以玛瑙入釉,釉色呈天青、粉青、天蓝色较多,也有豆绿、青绿、月白、桔皮纹等釉色,釉面滋润柔和,纯净如玉,有明显酥油感觉,釉稍透亮,多呈乳浊或结晶状。用放大镜观察,可见到釉下寥若晨星的稀疏气泡,釉面抚之如绢,温润古朴,光亮莹润,釉如堆脂,素静典雅、色泽滋润纯正、纹片晶莹多变为主要特征。视之如碧峰翠色,有似玉非玉之美。釉中多布红晕,有的如晨日出海,有的似夕阳晚霞,有的似雨过天晴,有的如长虹悬空,世称“天青为贵,粉青为尚,天蓝弥足珍贵。”汝州张公巷汝瓷,釉呈天青、粉青,釉色滋润,手感如玉。有青如天 、面如玉、晨星稀的典型特征。

三、支钉:宋代宫廷用汝窑器物一般均采用满釉支烧,为了避免窑炉内杂质的污染,需用匣钵装好,并将器物用垫圈和支钉垫起,防止与匣钵粘连。高濂的《遵生八笺》说汝窑“底有芝麻细小挣针”。在器物底部可见细如芝麻状的支钉痕三、五、七个,六个支钉的很少,痕迹很浅,大小如粟米。张公巷的器物呈圆形支钉。蟒川严和店、大峪东沟一带汝窑器多无支钉痕,个别碗、套盒、凹足钵、洗、器盖等用垫饼支烧工艺。

四、器型:汝窑器有瓶、尊、盏托、碗、盘、洗、奁、水仙盆等日用器,少数还有堆花、印花等装饰,底部更有青花年号款,多是用刀笔刻画,和印花、模印等工艺。如:天青花草纹鹅颈瓶、粉青履莲盏托、天青莲花瓣深腹盂、天青牡丹花龙纹钵、莲花纹钵、辐射纹荷叶器座、辐射纹敛口花钵(藏河南),暗花双鱼盘(藏英国)。另外,在传世品的个别器物上还出现有文字。如:“奉华”二字多见于尊、瓶、碟之上。“蔡丙”、“宁”则是见于小碟与洗上。文字虽不是装饰,但仍提高了对器物的鉴赏意趣,其中“奉华”应是宋奉华宫的专用物。器形又分裹足、平底、三足、凹足、葵口、窄板沿和宽板沿诸种。盘分有裹足、凹足、平底、直口和荷花口数种。还有三足洗、弦纹尊(奁)、套盒、尊、方壶、圆壶等,还有为数不多的莲花器座、荷叶器座、镂孔器、鸟、龙等瓷塑工艺品。也用花、鸟、虫、鱼装饰来满足皇亲贵族们的闲情逸趣。

五、开片纹:汝瓷开片堪称一绝,开片的形成,开始时是器物于高温焙烧下产生的一种釉表缺陷,行话叫“崩釉”。汝窑的艺术匠师将这种难以控制的、千变万化的釉病,通过人为地操作转换为一种自然美妙的装饰,而且控制的恰到好处,可谓巧夺天工的绝活。釉面开片较细密,多呈斜裂开片,深浅相互交织叠错,象是银光闪闪的片片鱼鳞,或呈蝉翼纹状,给人以排列有序的层次感。釉中细小沙眼呈鱼子纹、芝麻花和蟹爪纹。并有典型的桔皮釉、冰片釉、茶叶沫,部分柳条纹状的开片是因手拉坯辘轳旋转时,使泥料分子排列结构朝一定方向而形成的现象。

北宋五代汝窑八面玲珑执壶,高;17cm,为皇上用壶说明皇上在宫中使用的氿壶代表王者的心意,他的用意不出皇宫也知天下事,用此壶喝氿代表国泰明安,天下太平,氿苹表人民的美意,物证明了制壶与用者的心意,他的型为宝塔型,从底刭顶均为四面八方,底为国腹为民顶为天,说明国安民安是天意,南宋时期虽然离北宋时期很近,但也难以做到玛瑙和宝石粉入釉。时至今日,汝窑官瓷器就更为难得了。因此他的收藏价值及投资价值相当可观。


并不是所有喜爱北宋汝窑贵妃碗一对,高;5.7cm直径;10.5cm高;5.5cm直径;10.3cm,瓷器的人都能分清瓷器中的派系。汝瓷便是古瓷中的一个重要派系,具有极其丰厚的文化艺术内蕴。她既有造型讲究、工艺精湛、技术卓绝之特点;又有釉层匀净、蕴润如玉、青色淡雅、宝光内润之秀丽。特别是她具有极高的文化品位和造型高雅之艺术风格。对汝瓷瓷器佳品的收藏与鉴赏,不仅可以了解汝瓷、认识汝瓷,而更重要的是欣赏汝瓷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,从中领略汝瓷文化的内涵,汝窑以烧制青瓷闻名,有天青、豆青、粉青诸品。汝窑的青瓷,釉中含有玛瑙,宝石粉,色泽青翠华滋,釉汁肥润莹亮,有“雨过天青云破处”之誉。

有一首著名的雨后诗,其中有一句非常精辟: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。这句中的天青二字,让汝窑从此名满天下!雨过天青这颜色不是所有工匠都能烧出来的。对于此,有各种各样的传说。最著名的传说是:为了烧制釉色独特的汝窑瓷,工匠门不惜成本,选玛瑙石绿宝石入釉,才使汝瓷呈现出汁如堆脂、面若美汝窑瓷器传世量及其稀少,做工精美,故而十分珍贵,历来受人喜爱。古人玉、莹润纯净、素雅高贵的皇家之气。宋代的青瓷以其单色釉的纯洁、素静,造型高雅为历代所推崇。而北宋出现的汝窑,特别是宫廷御用的汝官窑,更是以其青如天,面如玉,蟹爪纹,芝麻挣钉釉满足的难以复制的特点赢得了“汝窑为魁”的美誉。南宋时期虽然离北宋时期很近,但也难以做到玛瑙入釉。时至今日,汝窑官瓷器就更为难得了。因此他的收藏价值及投资价值相当可观。


汝窑之所以珍贵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其在北宋是仅供宫廷使用的官窑,前后只烧造了20年左右,它用名贵玛瑙为釉,色泽犹如"雨过天晴云破处"般美妙,温润古朴,南宋时就有文献记载说汝窑在当时就十分难得。宋元明清以来,汝瓷都被皇宫深藏,视若珍宝,民间因此也有"纵有家产万贯,不如汝瓷一片"的说法。多年来,人们屡寻汝窑遗址不果,直到1986年,才发现河南宝丰清凉寺汝官窑址,并出土大量汝官窑器残片。据出土瓷片,宝丰窑也有烧制民用瓷器。传世汝窑器一般小巧淡素,但考古发掘显示,汝窑艺匠敢于创新,挑战复杂立体形状、镂空、划花等设计,惜似乎未有标新创异之全器流传窑外。近年发现多个窑址,虽有说或为北宋官窑,尤河南汝州清凉寺附近之张公巷(北京,2009年),其出土瓷片却与传世汝器有别。

北宋汝窑天青色云瓣笔洗直径;15.5cm,高;3cm

汝窑笔洗 在中国古代,文人的案头除了一支毛笔以外,还有不少“伺候”笔的用具,用来盛水洗笔的“笔洗”就是其中之一。随着现今收藏市场对古代文房用具的重视,笔洗也渐渐成为收藏界的新宠,其在拍卖市场上的价值也是屡创新高。

不可或缺的文房“第五宝”笔、墨、纸和砚是为人们所熟悉的文房用具,除了这“四宝”之外,古代文人墨客用来“伺候”笔的用品还可细分为笔搁、笔舔、笔洗等,这些也一并属于文房用品。顾名思义,笔搁是用来放置暂时不用的毛笔的,笔舔是用来理一理笔尖的,而这笔洗就是用来盛水洗笔的文房“第五宝”。

宋代汝窑青瓷尽管在色调上深浅不一,但都离不开‘天青’这个基本色调。汝窑之所以多呈天青色,或释为主流审美特别是宋徽宗赵佶信奉道教所致。道教主张道法自然,尚青色。宋徽宗自称教主道君皇帝,传说,他曾梦见雨过天青,醒后便下旨烧造‘雨过天青云破处’般颜色的瓷器,汝州工匠技高一筹夺魁,由此,天青色也成为汝窑瓷器的典型特征。这种冷暖适中的色调以其素雅清逸,适应了北宋时期上层社会所推崇的‘清淡含蓄’的审美情趣,满足了古代文人、士大夫在色彩方面的审美追求,使汝瓷成为宋代诸瓷之首,并一直受宠于宫中。汝窑青瓷选料精心、做工考究、胎体较薄,绝大多数都光素无纹饰,个别采用刻、印花装饰。胎体细洁如香灰色,多为裹足支烧,器物底部留有细小的支钉痕迹。釉色主要有天青、天蓝、淡粉、粉青、月白等,釉层薄而莹润,釉泡大而稀疏,有‘寥若晨星’之称。釉面有细小的纹片,称为‘蟹爪纹’。

汝瓷之所以意义重大,更是因为相对于贡瓷而言,它们或许是首批由朝廷定制的陶瓷器物。陆游(1125-1210年)曾于《老学庵笔记》中提到:‘故都时,定器不入禁中,惟用汝器,以定器有芒也。’此说亦散见于其他文献,宋人叶寘在《坦斋笔衡》中记载:‘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,不堪用,遂命汝州造青窑器,故河北、唐、邓、耀州悉有之,汝窑为魁。’可见汝窑是继定窑之后为宫廷烧制贡瓷的窑场。又见南宋周辉着于1192年的《清波杂志》曾论及汝窑制瓷:‘汝窑宫中禁烧,内有玛瑙末为油,惟供御拣退方许出卖,近尤难得。’由此看来,这些器物似乎特为宫廷制作,供御落选者方可售卖。周氏于1192年撰成此书,当时汝瓷已日益稀少。至于釉料中掺有玛瑙,此话亦颇耐人寻味。《乾隆御制诗集》的<咏汝瓷>,其言堪可作为‘玛瑙’之说的左证:‘赵宋青窑建汝州,传闻玛瑙末为油。而今景德无斯法,亦自出蓝寳色浮。’以今日科学的角度解读,玛瑙是石英的一种,由二氧化硅沉积而成。在釉中加入玛瑙粉末对瓷器的釉色、质感、开片并不会造成显著的影响。但是,汝窑产地盛产玛瑙,北宋也曾多次前往开采,加上汝窑表面闪烁着若隐若现的淡粉色光泽,无不让人以为这正是‘玛瑙入釉’的现象。